如果希特勒早死六年成为暴君前他们曾是伟人

时间:2019-6-8 来源:互联网 阅读:
三岁宝宝咳嗽
三岁宝宝咳嗽
三岁宝宝咳嗽

阿道夫·希特勒(德语:AdolfHitler,1889年4月20日-1945年4月30日),德国籍奥地利裔政治风云人物,德国总理,德国元首,德国纳粹党党魁,德国武装力量最高统帅。第二次世界大战兼种族灭绝政策的核心人物,宣扬德意志帝国主义、日耳曼民族主义、雅利安种族主义、反犹主义、反资主义、反共主义。希特勒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主要发动者之一,对20世纪后的世界历史格局产生了举足轻重的影响。他不仅是一个举世闻名的政治家、演说家、组织家、宣传家,而且还是一个杰出的思想家、外交家、诡辩家、阴谋家、野心家、权术家、心理学家、作家、画家,但他也是一个过于冒险的军事家、战略家。

从1933年就任总理到1945年饮弹地下室,希特勒一共统治了十二年。与吾国现代史近似的是,希特勒这短短十二年也可以分为两大部分:前六年()和后六年()。用德国历史学家哈夫讷(SebastianHaffner)在《解读希特勒》一书中的说法,前六年是希特勒统治的黄金时代,“取得了一系列让其敌人与朋友都感到意外的,几乎没有人相信他会取得的成就”,而后六年呢,就是由“错误”、“失策”和“罪行”等贬义词组成。

看起来,希特勒的前六年是一个“伟人”,后六年则沦为了一个我们所熟知的“恶魔”。对此,另一位德国历史学家费斯特(JoachimFest)曾在被誉为史上最佳的《希特勒传》中做过一个非常不讲政治的大胆猜想,如果希特勒1938年底死于一次刺杀的话,那么只有少数德国人犹豫把他称为最伟大的国家巨匠,或是德国历史的完成者,“那些气势汹汹的演讲与《我的奋斗》、反犹主义以及统一世界的方案可能作为其早期的幻想之作被遗忘”。但是,费斯特很“惋惜”的表示,“后六年”让希特勒与“伟大”失之交臂。

对于这一段充满克制的学术语言,翻译成“人话”就是,希特勒曾在“前六年”创造过一个“盛世”,如果希特勒死于1938年底,他的历史地位将超越俾斯麦和腓特烈大帝,成为德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领袖和政治家。

我猜,您看到这里应该会挺震惊,因为我也曾经这么想过。一个历史上最著名的独裁者和反人类恶魔,怎么就成为了伟大领袖,看起来,希特勒这一生的唯一悲剧在于“死得太晚”,如果早死几年,“Heil,Hitler”就将和恺撒那句著名的“VENIVIDIVICI”一样名垂青史了。

事实上,希特勒自己对“前六年”也是踌躇满志。他在1939年4月28日所做的一次著名演讲中大谈:“我克服了德国的混乱,重建了秩序,大大提高了我们国民经济所有领域的生产……我成功地将那些让我们揪心的七百万失业者一个不剩地推入有益的生产中去……我不仅在政治上统一了,而且在军事上武装了德意志民族,我还试图将那个在其448个条款中包含着对民族与人们最恶意的强奸的条约一页一页地撕毁”。顺带着,希特勒还阐发了自己从底层起家的“德国梦”:“我作为在21年前我们民族中的一位无名工人与士兵,依靠我自己的力量做到了这些”。

我们先得看看,希特勒的前六年究竟“做到了哪些”?

首先,希特勒是在民意基础上(虽然只有三分之一),在宪政框架内完成建国大业的,“用宪政终结了宪政”,对此,你可以在技术上指出很多他的违规之处,但“无损于大节”,没有血流成河的暴力革命,也没有宫廷政变。希特勒上台之初,曾杀气腾腾的让冲锋队逮捕了不少异见分子,德国民众甚至已经做好了大屠杀的思想准备,但事实上后来什么也没有发生,绝大多数被关进集中营的异见分子甚至逐渐被释放,让当时许多预言“这仅仅是一个开端”的希特勒反对者颜面尽失。

其次,希特勒在处理经济危机,解决失业问题上创造了“经济奇迹”。希特勒在上述演讲中自称解决的“七百万失业者”属于夸大其词,但他在1933年上台时,的确面对着六百万失业大军,而他仅仅用了三年,就基本实现了充分就业。希特勒上台五年后,德国GDP增长102%,国民收入增加了一倍,一跃成为资本主义第二经济强国。更奇妙的是,从大萧条到经济繁荣的过程中完全没有发生任何通货膨胀,这一点,无论是德国二战后的经济奇迹,还是日本战后的复兴,或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经济奇迹都得无地自容。更别说,希特勒修建了世界上第一条高速公路,从年就修成了三千公里,至今还像隋炀帝的大运河一样泽被后世;希特勒于1936年举办了在那个时代无与伦比的奥运会,用威廉·夏伊勒在《第三帝国的兴亡》中的说法就是:“以前任何运动会都没有过那么出色的组织工作,也没有过那么不惜工本款待,戈林、里宾特洛甫和戈培尔为外国客人举行了豪华无比的宴会”。说到这里,需要澄清的是,虽然我们这个时代对于1936年奥运会鄙夷有加,但这也就是后见之明罢了,放在当时的历史情境中,柏林奥运会绝对是纳粹德国的绝佳的一次世界公关。

与经济奇迹息息相关是,希特勒用独裁铁腕基本消灭了“劳资冲突”,工人固然被剥夺了工会、集体谈判和罢工权利,但资本家也被迫接受了一定程度上的“计划经济”,利润率和解雇工人都受到了严格控制。对此,威廉·夏伊勒曾打过一个恰如其分的比方:“到1936年夏天,人们可以听到被剥夺了工会权利的工人们对着装着丰盛午餐的饭盒,一边吃着一边开玩笑说,至少在希特勒的统治下已不再有挨饿的自由”。工人们显然是“爱戴”希特勒的,他创造了全球最早的“全民带薪旅游”,专门设立了一个叫作“通过快乐获取力量”的大众旅游计划,向工人们提供有补贴的假日旅游、展览和音乐会。据说,当时一次为期两周的德国全境游也不过才65马克——甚至还不到工人的一个月工资;一次持续一周的提供所有装备的阿尔卑斯山滑雪才20多马克,一周多的工资就可以搞定;出国到意大利两周的全境游也不过才100多马克。当全世界都是德国旅游者时,经济奇迹就不言而喻了。

第三,希特勒打破了“凡尔赛体系”,收复了大量在一战后失去的领土,当然,作为前提的“不流血”甚至更为重要,用希特勒在之前演讲中的话来说就是“我将1919年那些被夺走的省份重新回归帝国,我把几百万从我们怀抱中夺走的、十分痛苦的德意志人重新召回了家乡,我重新统一了有着千年历史的德意志生存空间,我在做到所有这些的时候,尽量不流血,不给我的民族与其他民族带来战争的灾难。”1935年,希特勒通过全民公决收复萨尔区;1936年,希特勒收复实际上在法国控制之下的莱茵兰;1938年3月,吞并“祖国”奥地利,千万别让《音乐之声》中奥地利上校一家的反德情绪所误导,大多数奥地利人在当时实际上是抱着回归“日耳曼祖国”的激动情绪来着;1938年9月,在慕尼黑会议后,得到捷克斯洛伐克的“苏台德区”。这些,基本都是在和平谈判框架之下“合法”得到的领土,在“前六年”那个时代,的确可以视为“和平统一”的丰功伟绩。

对于希特勒辉煌的“前六年”,“做了哪些”固然重要,但我想,与“后六年”相比,希特勒“没做哪些”才是关键所在。对于希特勒的指控,最重要的有两点——发动二战和屠杀犹太人,而正如之前刚刚提到的,“前六年”希特勒并未发动任何战争,充其量是个靠威胁与阴谋为生的外交谈判高手;而对于屠杀犹太人这个决定希特勒是人是魔的反人类罪行,“前六年”基本上还停留于希特勒的理论和口头之上,尚未来得及付诸实践。正如克劳斯.费舍尔在《纳粹德国:一部新的历史》中指出的,在1939年之前,希特勒的反犹主要是两大手段:“合法歧视”和强迫移民。在1938年底爆发“水晶之夜”特别是1939年9月二战爆发之后,大规模屠杀才渐而启动,1941年侵苏之后,“种族灭绝”政策才首次作为国策而执行。

中国历史上毁在后半生的人

暂且不管费斯特“早死六年,希特勒就成了伟人”的说法是否有道理,我们只需要对他那本史上最佳《希特勒传》给予充分的敬意就是了。我想说的是,将费斯特这套理论推而广之,你会发现,其实这并不新鲜。

比费斯特早了一千多年之前,白居易就曾有诗云:“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放言五首》)正如白乐天所说,王莽在篡汉之前,礼贤下士,朝野归心,曾视为能挽危局的不二人选,被看作是“周公再世”。如果王莽在公元8年就“及时”死去,他的一生评价将仍然是“周公再世”,“一生真伪复谁知?”

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历史上不胜枚举,秦桧早年也是勇闯金营,当年怒斥金军统帅的勇士,如果那时就被金军所杀;汪精卫早点曾刺杀摄政王,“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抗战前也曾一度是主战派首领,如果死于30年代初……;林彪就更不用说了,如果及时的死于“9.13”之前,特别是死于“文革”鼓吹个人崇拜之前,一生的评价绝不是现在的“反革命集团首脑”,而将作为一代名将存于青史;更不用说,青史之上还会记下一位“一贯正确”的伟人。

不过,白居易在诗中还说了一种相反的情况,所谓的“周公恐惧流言日”。有些人的历史评价,还真不能“死得太早”。如果周公在篡位流言满天之际死掉,历史评价一定是个“野心家”,也就没有了后来的“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如果楚庄王在花天酒地,“三年不飞,三年不鸣”的即位初期就死去,他就不可能是后来的“春秋五霸”,成语字典里更是少了“一鸣惊人”。

更合适的例子是蒋经国先生。如果蒋经国先生在1987年启动“民主化”,开放党禁报禁之前就逝世,他的历史评价会怎样?我想,充其量是一个创造了经济奇迹的“独裁者”罢了,远远不会在逝世20多年后,还为当下台湾民众所怀念。

最后还是回到希特勒。对于费斯特的“希特勒伟人说”,哈夫讷显然有不同意见。在哈夫讷看来,当德国人1938年秋得到希特勒死讯的时候,绝大多数德国人一定会有失去他们最伟大的国家领袖的感受。但这种感受只会持续几周,因为,他们很快会惊恐地发现,希特勒已经摧毁了整个制度,“雄才大略”的元首在时,一切还显现不出,他一死去,民众就会发现,整个国家既没有接班人制度,也没有宪法,如戈林、希姆莱这样的许多阴谋家正在磨刀霍霍准备武装夺权,等待德国民众的将是天下大乱……到那时,还会有人怀念希特勒,还会有人将他视为最伟大的领袖么?

至少,希特勒倘若早死几年,虽然成为不了伟大的政治家,也基本上会和恶魔脱敏了。

不过,我们以上的头脑风暴应当纯属多余,因为,在希特勒自己的心目中,“后六年”应该才是他一生心血所系,“前六年”充其量只是大时代前的“前戏”罢了,他在《我的奋斗》中已规划好了一切,没有“后六年”,希特勒就无法在自己的世界中将自己定义为“伟大领袖”。前六年是“术”,后六年是“道”;前六年是手段,后六年是目标;前六年是“卧薪尝胆”,后六年是“图穷匕见”。“我一生办了两件事”,但后者分量显然更重。

(文化责编:孟定勇)

太空拍地球见北京清晰环线迪拜可看到棕榈岛
金窑复线铁路正式运营
越南将诞生首位女机长长相可爱系十足萌妹子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